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榜样 正文

身患癌症,以生命赴使命——记宁夏固原市隆德县联财镇党委书记李荣林

稿件来源:宁夏日报 发布时间: 2021-01-04 10:01:00 | 打印 | 字号:TT

身患癌症,以生命赴使命

——记隆德县联财镇党委书记李荣林

<p>  李荣林(右)回甘肃老家看望独自生活的父亲。</p>

李荣林(右)回甘肃老家看望独自生活的父亲。

  隆德县,中国书法之乡。人人崇文尚墨,家家堂屋都挂着寓意向上向善的中堂。

  隆德县联财镇党委书记李荣林也不例外,办公室墙上也悬挂着一幅中堂,对联上写着“勤政廉法两袖清,美德良操百世铭”。

  更早些,他的办公室还挂着一幅横联:“挣死牛不翻车”。

  这些字画都是当地农民书法家特意写给李荣林的,表达当地群众对他忘我为民谋幸福的赞扬。但在李荣林看来,这是群众对他的要求,须以生命赴使命。

  2019年8月,李荣林被确诊为直肠癌肝转移。有人觉得“挣死牛不翻车”这话说得有点硬,因为干部健康干事和百姓幸福两全才是最好的,便在李荣林住院治病期间,悄悄从墙上取下这幅横联。

  脱贫攻坚打头阵

  2020年12月29日,北山脚下的暖湾里,联财镇赵楼村农舍错落有致,沐浴在明净的阳光里。光斑在红瓦间跳动,光影在白墙上转移,鸡鸣犬吠,炊烟袅起。李荣林裹着厚厚的棉衣,走进深深的村巷,像一个游子爱恋着这冬日村居图。

  “书记,啥时回来的?”“书记,最近病松活(好些)了吗?”庄里人看见李荣林就热情地围上来嘘病问痛,好似久病出院的亲人回来一样。

  联财镇的美丽乡村是李荣林“下了死力”建造成的,这是当地群众用心称量出来的结论。

  2012年8月,李荣林调任联财镇镇长,一年半后转任镇党委书记。

  那时,联财镇除太联村外,其余5个村都没通自来水,群众饮用水是又苦又涩的井水,所有村道都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的土路,土坯房是村庄的主角,蓬头垢面,憔悴萧条。就连镇区街道的房屋也破烂不堪,“站在312国道上,从部分农房后墙裂缝能透亮地看见屋里面的东西”。

  这不是宜居宜业美丽乡村该有的样子。

  让百姓吃上甘甜安全的自来水,是李荣林上心的第一件事。他多次跑各级水利部门争取项目,2012年8月至2015年6月完成5个村的自来水入户,全镇自来水入户率达98.5%。恒光村退休干部程义晖感慨地说:“一名基层干部,为了解决农民吃水问题,竟能多次跑到自治区水利厅跑项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为这样的干部双挑大拇指!”

  联财镇的美丽村庄现在看起来如诗如画,但建设美丽村庄是一件“挣死牛”的事。

  2016年,李荣林为了破解村庄改造困局,首先为赵楼村争取了整村推进和美丽村庄项目。

  拆除土坯房、土坯墙是美丽村庄建设的“硬骨头”。在一些保守村民心中,那是老祖先留下的基业,拆没了,自己就是败家子。在这股顽固守旧思想的影响下,赵楼村的美丽村庄迟迟动不了第一锹土。

  那年腊月,趁各家各户主人回家过年的时机,李荣林带着村干部一户一户讲政策说利害。毕竟,这些人在外打工见识广,很快大多数农户同意按镇上方案拆建。“大年三十那天,李书记还带着我们挨家挨户做工作呢。按照我们当地风俗,家里春联一贴,就不能进门过年了。那年,我们几家人一直等到晚上才贴了春联。”赵楼村原党支部书记赵有和说。

  硬化村道又遇“拦路虎”:原有村道太窄,最宽处只能通行架子车,无法满足今后家家有小轿车出行的需求。但村道两边不是被土墙占,就是被土房占,谁家都不愿意让出地皮拓宽村道。

  李荣林使出看家本领——开群众大会。在大会上,李荣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讲政策讲故事,“三尺巷”的故事让大家恍然大悟,纷纷“让他三尺又何妨”。“只要把道理讲透彻,把事情说明白,老百姓还是会配合政府工作的。”在李荣林心中就没有一个难缠的群众。

  2016年3月17日,拆旧建新开了第一铲。随后,摧枯拉朽,破烂土房土墙消失了,崭新的红瓦白墙砖房建起来了,院子硬化留下的菜园撒上菜籽,门前小花园栽种了牡丹花……只用了5个月,赵楼村就完成了美丽村庄建设。

  赵楼村为美丽村庄建设打了样,为脱贫攻坚打了头阵。脱贫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攻坚战,当时还没有样板可学,观摩者学习赵楼村美丽乡村建设后点赞说:“脱贫攻坚原来可以这样搞!”

  接着,联财镇其他几个村照着赵楼村的底样完成了美丽村庄建设。

  在推进联合村美丽村庄建设时,李荣林骨质性关节炎已经恶化,医生要求他立即置换骨关节并卧床静养。但李荣林每天忍着脚踝钻心的痛,拄着拐杖在工地上盯进度盯质量,他因此得了个外号——“拐棍书记”。村里老教师齐效银被这样的公仆作风所感动,挥毫写了一幅“挣死牛不翻车”书法作品送给了李荣林。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李荣林跑遍全镇6个村的沟沟岔岔,大多数农户家留下了他的足迹,贫困户家有了他的身影。

  李荣林用足用活扶贫政策,最大限度帮贫困人口摆脱贫困。本着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每半年进行一次核查。每次下队,李荣林口袋里总是插着两支圆珠笔、一支红笔、一支蓝笔。在最简明的表格里,对贫困户“七有”的目标实现情况进行销号管理:每完成一项标注为红勾,没完成的标注为蓝勾,党员干部都对着目标,红色的要巩固提升,蓝色的要限期完成。

  建档立卡贫困户赵凯身患尿毒症,家有高龄二老,生活极为困难。一度,赵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见镇扶贫干部盯着他家几项蓝勾不放,就说:“你们随便打个红勾算了,上面来人查,我就说你们让我干,我却不干,决不拖累你们。”镇扶贫干部批评他:“你这是门背后偷吃馍——哄自己呢。李书记一直在盯着,你家的房子、收入等哪一项蓝勾变不成红勾,他不会让我们过关的。”李荣林帮赵凯向民政等单位申请临时性救助和医疗救助,动员到外地大医院就医,并对其全家进行兜底安排。2017年,随着身体状况的好转,赵凯还当上了生态护林员,通过土地流转、社会兜底、适量种植业,稳定脱贫。

  为民谋得长久业

  2020年12月29日,李荣林站在毛家沟山坡上,联财川道尽收眼底。

  半山腰,核桃、山楂、红梅杏等“四个一”果木孕育着蕾苞,期盼着春暖花开。“米”字型站立的防护桩,透露着500亩矮砧密植苹果园的精细化。4800亩大拱棚从山坡快蔓延到川道核心区了,几乎占领了川道缓坡,棚内翻耕酥软的土地蕴藏着下一个春华秋实。村舍俨然,镇区焕然,蓝顶子是牛羊养殖场,红顶子是药材加工厂。

  唯有产业富民久。在脱贫攻坚战中,李荣林布局谋划乡村振兴,“农民要想持续富裕富足,农业就必须高质高效,农村不仅要宜居更要宜业”。

  他调研发现,镇区的破败,导致本地商贸萧条,留不住本地生意人,引不来外地客商,集贸市场萧条,农产品销售难,农民购买生产生活资料得跑几十公里到城里买,增加了生产生活成本。

  小城镇建设也是脱贫攻坚路径之一、是乡村振兴抓手之一,不能任其自生自灭,必须建好管好用好。

  2015年,联财镇的小城镇建设全面铺开。

  当把所有的危旧房屋拆除后,联财镇区的建筑物只剩镇政府大楼、医院、学校等几座公用建筑物,整个镇区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又拆又建,各种诉求、各种矛盾蜂拥而来。那一年,只要李荣林办公室门一开,几十号人排队找他解决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处理,早已忘了早上买的白饼子。李荣林一个上午处理几十件诉求和矛盾,往往到了中午一两点才能结束,经常错过吃午饭。

  李荣林被确诊直肠癌后,医生说,他的病是生活不规律所致,与不吃早餐有很大关系。“那时,谁见了我都说我脸是铁青色的,我以为是晒的、累的缘故,就没当回事。”

  麻绳偏从细处断。正当李荣林为小城镇建设忙得焦头烂额时,他的母亲突然去世。“我妈去世时,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我赶回去时已没有了呼吸。之前,她的心肺病就加重了。我如果能抽出一天时间,带她看看病,也不至于走得那么突然。”母亲的去世,成为李荣林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联财镇地处宁夏、甘肃两省区交界处,312国道穿镇而过,是隆德县发展果蔬产业的优势乡镇。农民利用水浇川地,发展瓜果蔬菜产业,但一直上不了规模,形不成气候。

  李荣林调研发现,联财镇5个村没有蔬菜合作社,没有销售渠道的菜农就地贱卖蔬菜;有渠道的大户为了盈利在装菜的筐子里埋烂菜和沙子,且蔬菜上市时间短,久而久之,联财蔬菜市场遇冷。

  李荣林亲自盯着成立了8家蔬菜合作社,组织菜农种植、销售。“前年我来收菜的时候,掺沙子、埋烂菜情况彻底消失了,我们收菜收得放心。”青海省西宁市城南中心市场的蔬菜经纪人史永合说。史永合第一次见到李荣林是在凌晨一时多的联财街道上。当时,李荣林站在大车边帮他装菜,他还以为对方也是个菜贩子……

  在李荣林的全力推动下,联财镇的瓜果蔬菜种植面积逐年扩大,品质逐年提升,种植水平不断提高,西瓜种植由原来的大田种植到现在的1500亩大棚无籽西瓜,大棚蔬菜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的2000多亩,瓜果蔬菜为全镇农民带来人均年收入4000多元。

  为了延长瓜果蔬菜上市时间,让农户有更高收入,李荣林又为瓜果蔬菜保鲜跑前跑后招商引资,甘肃省静宁县老板王伟军被李荣林的诚意打动,投资3100万元在蔬菜主产地联合村建设了一座5000吨的气调库,解决了该村2000亩蔬菜的储藏保鲜问题。李荣林通过招商引进浙江老板穆文龙,在联财镇流转土地1500亩,用新技术新品种种植西瓜,当地农民边打工边学新技术。

  为了发展有机果蔬,李荣林招商引进宁夏正荣肉羊繁育有限公司,“主要是看中羊粪是加工果蔬种植的最好有机肥”。该公司流转了4200亩撂荒土地种苜蓿,建起了17栋标准羊舍,每年肉羊饲养量达13000只。有机肥加工车间每年生产近2万吨有机肥。

  中药材种植向来是隆德县优势产业,联财镇通过林下种植等形式发展中药材2000多亩。但只种不加工,附加值太低,链条太短。李荣林鼓励支持联财镇致富带头人兴办了5家药材加工厂。2017年,全国致富带头人在联财镇观摩时,由于质量上乘、加工精良,中药材产品当场就卖了1万多元。“李书记的眼光超前,提前思考农业高质高效问题,提前谋划中药材一二三产业融合。有了加工厂,当地药材就能卖个好价钱,当地农民就有了就业岗位。”赵楼村药材加工厂老板赵有和说。

  最是牵挂泪淹心

  独自生活在甘肃老家的父亲,一直是李荣林放不下的牵挂。

  2020年12月29日中午,李荣林回到老家。一进门,就看见父亲在炉子上做饭——土豆煮面条。父亲舍不得加炭,炉火不旺,屋里有点冷。李荣林提着炭笼,去炭房提了一满笼炭,往炉子加了几块,屋里立即暖和起来。

  “你啥时看病回来的?”

  “回来快一个月了,我的病控制住了,松活了些。”

  “我看你脸色好多了。看病钱怕花完了吧?我又攒了一万多元,你拿去看病。”说着,父亲起身要拿存折,被李荣林拉着坐在凳子上。

  “大,我动手术时,您已经给了我一万五千元。您的钱都是从嘴里省下的,您留着花,多买些好吃的,不要把自己亏了。”

  “没亏着,前天我到集上还割了8斤肉呢。”父亲这话戳中了李荣林的泪腺,泪水夺眶而出,背过身子擦干泪,又和父亲拉家常。

  父亲是一个要强的人。今年77岁了,还养着一头母牛,母牛每年产一头牛犊,卖了收入一万多元。还养着几窝土蜂蜜,除了送亲友吃,还能到集上卖几个零花钱。养的那几只红公鸡舍不得卖,留着过年宰了给孙子孙女吃。

  李荣林老家院子是一面坡房子围起来的三合院,堂屋已经30多年了,最新的东房是李荣林刚参加工作后拿工资建起来的土包砖房,房龄也有20多年了。李荣林原计划等把车贷还完,攒点钱翻修老院子。没想到大病突至,翻修院子心有余而力不足,成了遗憾。

  “父亲辛辛苦苦供我念书上班,我却不能好好为他养老,你说,他图了个啥?”独在老家的父亲,成了李荣林无力解开的心结。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2020年12月29日傍晚,已经到了熬药、吃药的时间,但李荣林执意要去太联村一趟。

  因为他牵挂着一家人。

  刚进一座三合农家小院,婆媳一听是李荣林来看她们,不禁大放悲声。此时,李荣林泪流满面,给村干部说:“让她们哭吧,她们不给党委、政府哭,还能给谁哭啊?”

  原来,他们为太联村原村委会主任李富荣哭泣。

  在脱贫攻坚战中,李富荣像个脱产干部一样,没日没夜奋斗着。2019年,因车祸不幸去世。“在脱贫攻坚中,李富荣和所有干部一样累,一样辛苦。我们不能忘了这些功臣,他走了,他家陷入困境,我们得帮他们,照顾他们。”李荣林从他的看病钱里拿出500元,硬塞给李富荣的母亲,“这是一点心意,您买点好吃的改善一下生活吧!”婆媳二人知道李荣林大病在身,死活不收钱,三人哭成一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李荣林出身贫寒,深知贫苦人家的不易,时刻想拉穷苦人一把,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些。

  赵楼村村民姚秀英家大门紧锁,姚秀英已去世,她的儿子患精神病,被亲友接走了,抱养的孙女在外地上学。

  人去院空,李荣林不禁潸然泪下:“姚秀英和我母亲一样,即使贫困潦倒,也不能改变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然而,意外让她们猝不及防,不能享受这美好的人间。”

  几年前,李荣林摸排发现姚秀英家十分困难,跑上跑下联系民政部门,跑里跑外联系医院,为老人办理了低保,安排老人在村里的老年饭桌吃饭;为孙女办理了孤儿救助;联系精神病院给姚秀英的儿子治病;结合整村推进将老人家的土坯房、土院墙拆除,重建了大门、围墙,建成了一间砖砌房及三间彩钢房。姚秀英一家成了镇村的重点关照对象。

  还想再干富民事

  2020年11月底,恰逢联财镇村“两委”换届,在北京治疗的李荣林毅然重返岗位。

  为了确保换届万无一失,他到每个村子摸选情、督查检查,严肃选举程序,不放过任何细节。一起下村的镇干部看见他病痛的样子,就劝他说:“书记,你是个病人,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拼命干了,悠着点,慢慢来。”

  “党组织是让我来干工作的,不是让我来充数的。凑合地干还不如不干,要干,就要干好。”李荣林完全忘了身患癌症,亲自到选情复杂的村,盯着投票选举。在他一丝不苟的努力下,2020年12月28日,6个行政村选出了组织放心、群众满意的“当家人”。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是李荣林的真实写照。

  2019年7月,李荣林在为联财镇产业提质增效劳心劳力时,经常感到腹痛,大便出血染红便盆。起初他以为是痔疮破了,就没在意。但一个月不见好转,到医院一查,已是直肠癌转移到肝脏了。

  李荣林是自己一个人去检查的,当他拿到检查报告时,吓得瘫软了一天。

  躺在床上,他想了很多。

  动手术需要20万元,但他的存折上只有2000元存款,车贷没还完,房贷没还完,巨额医疗费从哪里去筹?

  老父亲孤独一人在老家生活,孩子还没成家立业,自己就这样撒手而去,谁来照顾一家老小?

  联财镇富民产业刚刚起步,还需精心呵护,还需不断打理,自己手上这些还未完成的事,咋能善始善终?

  ……

  “不,我要活下去,为了挚爱的家人,为了未尽的事业,我要像打赢脱贫攻坚战一样战胜病魔!”李荣林给自己下了一道命令。他四处借钱准备去西安做直肠癌切除手术。正当他卖房卖车筹钱时,党组织伸出了温暖的手,帮他筹集了一笔治疗费。

  他向党组织请了病假,离开隆德县去做手术前夕,又和农业部门一起到张楼村落实了1000亩蔬菜大棚建设项目。

  直肠癌手术出院后,因化疗的原因伤口愈合慢导致大出血,他差点不能活着从北京回来。

  在西安康复治疗期间,为了节省开支,李荣林和妻子租住了500元一个月的房子。冬天没暖气,夜里冻得头痛。

  来看望他的亲友们,见他们住得简陋,无不恓惶流泪。“我看到李书记看病时的那个难怅,心里难受得很。但李书记很乐观,很少说自己病的事,问得最多的是联财镇产业发展情况。一说起联财的将来,李书记就兴奋得跟个没病的人一样。”宁夏正荣肉羊繁育有限公司董事长赵长会说。

  “在生死路上走了一回,我想得很明白了。谁的一生都是几十年,生老病死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活多少岁才是个够啊?病情好转后,我愿意以‘挣死牛不翻车’的精神,为村民谋更多幸福。”说话时,李荣林静如止水。

  回到熟悉的岗位,李荣林满血复活了。

  “我治病期间,悄悄来你们村几次。山上核桃树下的药材地里杂草太厚,你得想办法清除。你看看,你们村都快要被其他村的蔬菜大棚包围了,你们村的大棚建设还迟迟没动工,2021年至少要建200亩大棚。”李荣林叮嘱赵楼村党支部书记赵忠军。

  看见联合村大棚里的大白菜在寒冬里一派生机盎然,就和经营者一起探讨蔬菜销售问题……

  此时,李荣林又像一家之主一样,满眼是活。(记者 王玉平/文 实习生 王 雷/图)

>>><<<


主管单位: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同心县监察委员会  吴忠市同心县监察委员会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宁ICP备20000862号-1

    

地址: 同心县行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