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榜样 正文

田间地头就是主战场 ——记扎根乡村振兴一线的纪检监察干部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1-11-26 11:11:00 | 打印 | 字号:TT
分享至:

  图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纪委监委驻融水县怀宝镇东水村乡村振兴工作队队员罗毅(左一)、梅梅(右一)和村干部在木耳基地查看木耳的长势。姚瑶 摄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开局之年,驻村干部的“根”也在农村越扎越深。国家乡村振兴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驻村干部轮换工作基本完成,全国在岗驻村第一书记18.3万人、驻村干部56.3万人,机构队伍衔接基本到位。

  这支队伍中有一批纪检监察干部,有的是初来乍到的“新血液”,有的是主动留任的“老朋友”,他们正和老乡们一起奋战在乡村振兴的广阔田野上。

  靠广场舞“打开局面”的驻村工作队

  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水县城出发,在水泥、柏油、黄泥、乱石多种路况的蜿蜒山路上奔波两个小时,就到了怀宝镇东水村,这里也是柳州市纪委监委干部罗毅和梅梅的驻村所在地。

  今年4月初到此地后,环境和生活习惯上的不适应很快就被两人克服了,但新的问题摆在面前。东水村人均耕地仅一亩有余,每年种一季稻谷,农闲时种植蔬菜、养殖少量家畜,仅能勉强自给自足。村里共有留守妇女220人,她们长期与配偶两地分居,独自承担沉重的农活和家务,而且妇女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有的不会说普通话,有的不识字。怎样才能快速融入留守妇女群体,并帮助她们?

  苗族有着“芦笙一响,脚板发痒”的传统习俗:男同胞在中间吹芦笙,女同胞在外围成一圈跳舞,这是千百年来苗族庆祝节日和联谊交友的重要方式。罗毅和梅梅决定试试通过“沉浸式参与”来拉近和妇女们的距离。

  “刚开始很羞涩,跳起来很不自然。”从没跳过广场舞的梅梅主动加入妇女们的舞队,她从刚开始肢体不协调,慢慢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主力队员。梅梅经常利用农闲晚间组织妇女跳广场舞、开展健身活动,还不时到隔壁村跳舞“打擂”,与姐妹们打成了一片。罗毅则在乐器方面下起了功夫。他在空闲时间主动研究苗族传统乐器芦笙,一边自学一边向村民讨教,几个月下来竟也能吹得像模像样。

  在交往中,罗毅和梅梅了解到,妇女们大多有苗绣技能,但因无人组织,找不到订单。

  为帮助她们增收,两人主动联系民族服装工艺企业,争取苗绣制品订单,利用淘宝、微信、抖音等平台推广本村苗绣制品,还与附近景区景点民宿协议合作,展示推销手工制品。目前项目刚刚起步,已经发展了约50名留守妇女参加手工项目接单制作小部件,月产量4000件左右。

  “我们能利用在家的时间做些手工,给小孩买水果和文具不用跟老公要钱了,减轻了家里的生活负担。”东水村村民贾海珍告诉记者。

  设法留住游客脚步的“钉子户”书记

  “这里还是要立块大巴引导入场的标牌,要考虑最大车流量,做到提前提醒……”11月5日,秋意盎然的四明山下,浙江省余姚市横坎头村一批美丽乡村建设项目迎来验收完工的日子。从年初桥头新村安置房的完工,再到最近“红村互助发展联盟”的成立,村党委书记黄科威今年尤为忙碌。

  “说起来我算是村里的‘钉子户’了。”2018年,余姚市纪委监委干部黄科威赴梁弄镇挂职党委副书记,同时担任横坎头村农村工作指导员,这几年他跑遍了六个自然村的每个角落。挂职期即将结束,组织上问他愿不愿意继续在村里干?想到自己挂心的好几个项目正在进行中,黄科威二话没说申请留下来。2020年7月底,他又高票当选为横坎头村党委书记。

  担任村党委书记后,黄科威干的第一件事便是设法“留住游客的脚步”。他告诉记者,过去,到横坎头村参观的游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参观完村里各个景点最多也就两个小时,“一年的旅游收入还抵不上村庄整治和保洁的支出”。

  横坎头村曾是浙东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如何把村里得天独厚的红色资源转化为文化旅游资源?黄科威着手组建横坎头村新农村开发有限公司,建立横坎头村游客服务中心,整合17家旅游商户成立“红村互助发展联盟”,实现“景点+村庄”全域景区打造……

  不到一年半时间,10多项配套工程全部完工,横坎头村在今年夏天迎来了旅游“井喷期”。截至今年8月,来横坎头景区参观的游客已经达到了80万,比黄科威初到横坎头村时翻了一番,带动全村农家乐、民宿、农场增收120多万元。其中,村里重点推出的红色教育培训和新农村观摩体验等红色研学观光项目,仅接待团队就超过了3000个,直接为集体经济增收200多万元。

  “结合自身实际,发挥自身优势。”经过三年的沉淀,黄科威终于找到了横坎头村的发展之路,“过去,周边不少村民都羡慕横坎头村靠政策扶持脱了贫。如今,横坎头村靠的是红色资源引领绿色发展,让村民驶上共同富裕的快车道。”

  将上海帮扶资金落到实处的援滇干部

  6月23日,上海市浦东新区纪委监委干部包勇军和14名援滇干部一起奔赴云南,此行他的挂职地点是3100多公里之外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县。

  4个多月过去,来自江南的包勇军适应了“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高山峡谷自然环境,克服了下乡路上担心遭遇泥石流、塌方的心理恐惧,快速融入了当地干部周六日无休、晚上加班开会的工作节奏中。

  确保上海的帮扶资金落实到位,是包勇军工作的重中之重。本轮资金援拨到贡山县,共包括4个项目:3个丙中洛镇的乡村振兴示范村建设项目,以及1个独龙江乡巴坡小学的灾后重建项目。

  巴坡小学遭受泥石流后的重建工作,事关孩子们的上学问题,因此这也成了包勇军最关心的项目。项目施工中,高压电线迁移成为一个难题。这项工作危险系数高,且需要取得多方支持,若按照原来的效率需要一两个月,严重影响施工进度。包勇军了解情况后,立即与援滇工作小组共同协商,协调当地省、州两级力量,将电线迁移工作加速到两三天内高效完成。

  “项目这周进展到哪一步了,有没有什么困难?”已经成为包勇军的口头禅,他每周都主动了解项目进度,并每半个月实地调研4个项目的现场情况。目前,4个项目推进顺利,很快将按期完成目标任务。

  在做深做实乡村振兴工作同时,包勇军一直牢记自己纪检监察干部的身份。

  在当选沪滇干部联络组怒江小组临时党支部纪检委员后,他组织开展专题学习,用自己经办的真实案例警示小组成员廉洁用权。此外,包勇军还参与修订完善了《上海援滇项目资金使用规定》《上海援滇干部公务接待管理办法》《上海援滇干部培训考察管理办法》等规范性文件,扎紧制度的笼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沈东方)

>>><<<


主管单位: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同心县监察委员会  吴忠市同心县监察委员会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宁ICP备20000862号-1

    

地址: 同心县行政中心